焚香暖雪

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圣殿之光,我的挚友

战争的号角已经吹响

耶和华的荣光赐予骑士团,圣水洗礼的剑应劈开眼前的荆棘

你应当是主的利剑,是羊群的牧羊人,是人间的光

我的挚友啊

握紧你手中的剑,不要丢弃它

无论何时

天堂福音,我的挚友。

我已经沉睡了太久,背弃主的光明之后被驱逐。

投身黑暗后又是无尽的荒凉。

四百年间我被那场战役折磨着,在无边的黑暗中躺着你破碎的身体。

我的挚友。

永生是孤独的。

在失去你之后。

[赢白]谎言(完)


·写手挑战
·以“我爱你”为结尾写一篇虐文
·现代
·嬴政X白起

扁鹊明面上的工作是法医,但背地里却和黑市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为高官替换鲜活的内脏是个收入不菲的兼职,莫名其妙消失的人当中有多少人变成了自己手中血淋淋的内脏已不得而知。

不光是富豪政客,黑道上也有人出钱想买命。因为某些原因金盆洗手却因知道太多惹上仇家,逃到A市之后偶然和龙王搭上线。他替自己解决麻烦,作为回礼扁鹊承诺若是有需要只要有货源就能帮他做手术。

不久前回警局取资料,路过两个人时虽然他们及时收住话头但还是让扁鹊听到了龙王两个字。

消息送出去后扁鹊就辞职去了其他地方,一条消息救他一条命,相互抵消不再相欠。

嬴政小时候很黏白起,两个人是表兄弟,白起父母双亡被母亲领回家。自小被宠坏的人见有人意图分走他应得的宠爱自然不会有好脸色,虽然白起长嬴政几岁,但身体原因却是连嬴政都打不过。

被自己欺负也不还手,偶尔还会替自己背背锅,嬴政很快找到了新玩具,每天变着法的戏耍白起。

后来对白起好是因为……他那时小,但人嚣张跋扈惯了惹了学校附近的混混。那群人趁嬴政放学将他堵在巷子里拿着刀要让他见血,是白起替他挨了一刀那群人才作罢。

血在白起身下洇开延伸到他脚下,空洞无神的眼睛让嬴政一愣。

梦醒了,嬴政从方向盘上抬起头还在梦里那片血迹里缓不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趴上去睡着的,揉着发麻的胳膊转头看了眼熟悉的窗户。

那是他自己的房子,准确的说,他在监视白起。一片漆黑,人应该是睡了。

想到白起,梦里的大片血迹又在自己眼前蔓延。看了眼时间,嬴政点支烟叫醒了后座睡觉的李白。

闭上眼刚刚的睡意消失无综,脑海里都是以前的事情,还有白起当初说的话,一句句印在他脑海里。当年自己说要报警校把所有坏人都关起来,白起说要一起但是因为身体原因没有参选。

后来就是说一直会在自己身边的人突然出国再无音讯,虽然后来说是因为需要保密才没有联系,但他这么多年经历了什么嬴政并没有参与,就像是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在慢慢脱离自己,这种感觉让嬴政很烦躁。

有睡意的时候天已经微亮,小队按计划撤退。

天气和昨天的一样好,白起拎着警棍在那条小巷前停了一下,然后拿出手机点开备忘录定了个时间就放进兜里朝小巷深处走去。

木门推开,意料之中的不是龙王在里面,意料之外的是,坐在里面的是嬴政。将那一瞬的惊讶收进眼底嬴政抬手示意白起关上门过来,顺从的关好门走到他面前张开手将手里的警棍扔的远远的。
“我知道这里被监视了。”
“不是监视,是包围。”嬴政站起来靠近他,手搭在白起腰上摸了一遍“从你走进来的时候,外面就被疏散了。”
面前人笑的有些无奈“我又不是危险分子,未免太紧张了。”
“对他们来说就是。”嬴政低头将手机摸出来丢到一旁“现在我们来好好谈谈。”
“你们不是都知道了?连龙王都被你们抓到了把柄,真是想不到。”白起放下手面上却没有一点异样。“刘邦不会失手的,那就是苦肉计?”
“别装傻。”嬴政坐回去看着白起“你知道龙王被我们控制今天才会来,为什么?”
“……”
“你是故意的。”
白起叹口气默认了嬴政说的。
“为什么?你明明只要不来就能解除嫌疑……”
“阿政”白起朝前走了一步打断了他的话“你知道我父母怎么死的吗?”
嬴政对此一无所知面色茫然还没接话白起就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因为你母亲的一时贪欲才害死他们,后来她为了心安把我接回去。”

“我恨你们。”嬴政被这句话惊的愣住,白起又朝前走了几步几乎将嬴政笼罩在影子里“但我也知道那不全是你们的错……和你更是没有关系。”
白起稍稍躬身,在背后看来这是个极其亲密的姿势,只要他再低一点就能触碰到嬴政的嘴唇。
他勾起嘴角,语气缠绵又眷恋“你说要当警察,我没法陪你就去做了卧底。我也从没有背叛过,更没有想过离开你。其实这些事情上面是知道的,之所以让你们动手……”

子弹划破空气打入肉体的声音这一刻很清楚传入嬴政耳中,溅在脸上温热的血液开始是几滴,白起捂着胸前的伤口倒退几步苦笑。“哈……居然有监听器,看来等不及要灭口……”
嬴政抹了一把脸上的血似乎要冲过来被白起制止“你就在那里,他们疯起来可是连自己人都杀的……”
子弹似乎穿透了肺叶,白起说完就开始咳血,眼前眩晕几乎站不住呼吸也慢慢喘不上来气,后退几步勉强靠住墙,一排子弹打在他踏过的地方像是在警告。

怕是时间不多了。
力气慢慢在消失,嬴政每次试图接近自己都会有子弹打在他脚下。
白起嘲弄的笑笑小声唤了声“阿政。”嬴政停下动作安静等着他下面的话。
“我们……从未见过就好了。”

嬴政一直站到那些人搬走白起的尸体。没有一个脸熟的面孔,原本制定计划的人被替换了,那一枪也不存在计划中,自己才是那个被蒙在鼓里的。
他慢慢滑坐在地上,只觉得胸腔里有一股难以言说的感觉,好像有什么压在那里闷的喘不过气。

他说……未曾见过该多好。

寂静的几乎死去的空间里响起音乐,嬴政下意识的朝源头望过去,那是被自己丢在角落里白起的手机。
手机的屏幕亮着,没有锁屏所以那份提前设定好的备忘录内容显现在嬴政面前。在他看到这份内容的一分钟后屏幕里又跳出另一条定时提醒,嬴政拿着手机的手猛然收紧,几秒之后他抬起另一只手捂住了眼再也忍不住的哭出来。

“这是我的最后一句谎言。”

“我爱你。”




[写在后面]
·白起是因为卧底的时候发现内部高官和黑道也有联系并且查到一点东西才被射杀。(emmmm这点没有写出来因为着急结尾……)
·最后一句谎言是临死之前的话。

[赢白]谎言


·写手挑战
·以“我爱你”为结尾写一篇虐文
·现代
·嬴政X白起

医院的走廊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

夜里正是安静的时候,嬴政放轻了步子以防吵醒趴在护士台打瞌睡的小姑娘。轻轻推开私人病房的门,意外的是这个时间屋里还亮着灯,人却没什么动静,大概是睡着了,动作又轻了几分合上门朝病床走去。

这间病房里住的不是普通人。A市刚刚抓获了一名盯梢多年的毒枭,余下势力被连根拔起,除了一些小喽啰,重要的人都进了局子里。悬在心口的石头终于落地,虽说上头批了假给这些功臣,但真有什么事情冲在前面的还是他们。

而躺在床上的不是旁人,是他们这次端了毒枭老窝时的意外,也是这次行动成功最大的功臣。他并不是队里的人,甚至在事情明了之前他都以为这个人走上了歧途。

在追捕毒枭时偶然发现跟着身旁的他,围捕时的枪口几次移到他身上又移开。看到白起时的心情是如何的……愤怒、不解,手中的枪几乎握不住,多年训练所教的冷静抛之脑后。双方僵持的时候一直在毒枭身边寸步不离的白起有了动作,没人看清他是从哪里摸出的刀,只知道寒光闪过一道血线从毒枭脖子上划过。

倒地的不止一人。回过神嬴政才发现自己太紧张,在白起将刀从敌人脖子上划过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扣动扳机,却忘了枪口瞄准的人是白起。

队友后来说自己几乎是疯了一样扑过去,所幸自己当时并没有瞄准要害,但怀里人大量失血脸色苍白的模样让自己没来由一阵恐慌和害怕,就像他当年失踪。

他害怕白起还没再跟他说句话就离开。

嬴政坐在床边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惊扰了白起,他和以前不一样了。嬴政对白起的记忆还停在他走的那一年,明明是个什么话都听自己的人,却不告而别留下自己。

是因为厌恶吗?嬴政俯身将人看得更仔细,这样苍白的脸色在以前是很正常的,白起少时多病,脸色难得有几天红润。以前还有些婴儿肥,现在倒是瘦了下去。眉头浅浅的皱着似乎睡得不是很安稳,嬴政下意识抬手抚过,肌肤相触的感觉传回脑子里才反应过来。停在那里愣了一会手指下滑点在鼻尖又划到一旁,掌心摩挲着人脸颊拇指擦过嘴唇感受着熟悉的柔软。

倒是很想亲上去,但是不行。花很大努力才将注意力从那处移开就对上了白起的视线。

要命。

这家伙什么时候醒的?

嬴政手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就直愣愣的呆坐在那里。
等他愣完抬手几乎就要落荒而逃的时候手腕被人拽住,拉扯间床上的人一声闷哼让嬴政放弃抵抗乖乖坐回去。

白起放开手。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一时都不知怎么开口。

嬴政想起来队长说的事,白起以及和他一样的人是上头秘密征集培养的卧底,不光潜伏在这些犯罪分子中,有的甚至在其他国家的政客身边。这些事情只有少数人知道,他也是在行动前夕才接到通知要求不要误伤白起。

结果没等他提醒嬴政就把人一枪崩进医院,所以等人醒了要好好道个歉。队长语重心长的嘱咐,嬴政漫不经心的应付。

看着人苍白着脸的模样嬴政有一瞬间是有道歉的冲动,但话到嘴边又想起他不告而别这么多年,还骗自己说去国外深造就想把人按着再打一顿。

这边嬴政在道歉和再打一顿之间纠结,白起摇着床坐起来。
“……阿政。”
熟悉的称呼让嬴政脊背僵了一瞬,克制着表情不让人看出异样,压低声音反驳了回去。
“别这么叫我!”
“你还在生气?那时候是我的错……”白起噙着笑语调缓慢又有些无奈“不过你都打回来了也该消点气了吧?”
“……”嬴政看着人这幅样子就莫名火大。

消气?我恨不得再给你一枪!

白起直起身还要再说什么,就见嬴政站起来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病房的门被关上,被冷落的人躺回去几不可闻的叹口气。
“有些难哄啊……”

                                     ——未完

[邦信]颠倒


·写手挑战
·以“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为结尾写篇虐文
·参考历史
·刘邦X韩信

兵败。

接二连三的战报传来皆是城池失守,西楚大军一路向北攻下彭城、高密,继而西下与刘邦所领的汉军在荥阳交兵。前线已经折了几位将军,余下的几位之中又有些嫌隙。刘邦揉着眉心有些头疼,将战报丢在桌上。当中所提几次交战败北皆是一位红衣将军领兵,攻打彭城时两军将领对阵,赵歇见对方不过少年人嘴上嘲讽“毛都没长齐就上战场,小心你赵爷我打的你尿裤子哈哈——”

马背上的少年冷冷一笑驾马上前几十回合便将赵歇挑落马下,手中银枪指在咽喉“你的话,原句奉还。”

将领被斩于阵前,士气大败,项羽拿到彭城简直轻而易举。

红衣将军……似乎有些印象。当年鸿门宴上有过一面之缘,彼时年纪尚轻只当是个无名小卒,看见自己时虽然紧抿着唇面无表情但眼中光采却不容忽视。后来项羽提及原是个将军,倒让刘邦有些惊讶用人大胆,自然在宴会上多给了些目光。

不过当日宴会暗潮涌动未多停留便早早离开,虽然时日已久,但那人的名字倒还记得。韩信,若是此人在自己帐下,天下会不会不是这般光景。

荥阳战事胶着,为振奋士气刘邦亲率大军,竟打的楚军退后二十里按兵不动。也没有战报中说的那样难对付,是为了避免领罚夸大了几分还是其他原因……刘邦的脸色不是很好。

交代了下次交战时的所要办的事情后几位将军陆续离开营帐,刘邦看着图纸不停在脑海中演算如何打破现在的局面。

身后传来帘帐掀开又放下的动静,这个时候,也只有张良会来。“子房,你过来看,如果从水路调兵能否解当前局势?”刘邦并未回头,觉得张良迟迟没像往日一样开口才发觉不对,待转过身时记忆只停留在了满目红色。

夜袭——!

韩信料定刘邦不会轻易放下荥阳必定会亲自前来所以迟迟不攻城,待刘邦领兵赶到故意败兵后撤。等汉军松懈时韩信带着一小队精兵摸进汉军营地,擒贼先擒王。

项羽如愿以偿的坐上了天下最尊贵的位置,摩挲着扶手上的龙头身下是万民叩拜。论功行赏,助力最大的人却双手奉上兵权请求归隐。倒不是不知道他的想法,只是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说不出口。没了兵权的将军就像失了利齿的老虎,不足为惧。

卸了兵权后韩信带着那把征战多年的枪离开了新都城。一路向东将当年踏着血肉走过的路重游了一遍,途经荥阳时偶然想起那时被自己施计击杀的人。淬了毒的匕首即使没入胸口也不是当场毙命的,那人努力了很久终究支撑不住跪在地上。“……为何”

为何什么?为何杀你吗?谋划这天下的时候应当是想过有这一日的吧。他沉默的看着刘邦倒下,然后俯身伸手在不愿合上的眼上拂过。

身旁的女子见韩信盯着一处看了许久终是忍不住伸手轻轻拽了拽他的衣角,韩信回过神手覆上女子的慢慢握紧。

罢了,想一个死人作甚。
如今佳人在侧,天下安定。

就像那些说书人说的一样。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轮回
·写手挑战
·以“我希望一直这样下去”写篇虐文
·王者荣耀背景
·项羽X虞姬

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

项羽在草地上醒来,胸口还残留着被利箭穿透的疼痛,但这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曾威风凛凛的西楚霸王撑着酸痛的身体坐起来,手掌覆上心口,那里刚刚被他所爱的人击穿。

醒来的时候正是破晓时分,这副身体躺在地上睡了不过一晚,内里的灵魂却经历了不知多少个年头。衣服上沾了朝露有些潮湿,他垂下眼默默计算着时间,计算着为数不多的时日。

垓下之战,他带着残部被包围。敌军将领玩味的看着垂死挣扎的俘虏稍稍错开身体,身后跨过一个修长的身影。

“虞姬……”不,不是。对上那毫无生气的眼睛时便已清醒,虞姬,已经自刎在自己面前,眼前的不过是个傀儡。但目光却无法移开,那是自己所爱的人的面容,如何下得去手。

“你输了。”施计者勾起嘴角嘲讽道,抬手间一支箭从身后夹杂着风声贯穿了西楚霸王的心口。

他的身影慢慢倒地。早就输了,他这么想着,虞姬死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就输了。

呼出一口浊气将思绪拉回,霸王站起身拍拍身上的草叶往走了不知多少遍的路上踏去。他会像以前一样回到营地,和将士们喝酒吃肉,和虞姬一同对敌。然后再经历一次她的死亡和失败,最终重回现在。

一切都和以前一样。
一切又和以前不太一样。

但只要能再见你一次,死亡也不惧。

只要有你。
我希望一直这样下去。